【10月05日南北双城分享会回顾】相约幸福之地,阿那亚单向空间

 
【点击图片,获得更多信息】


阿那亚的单向空间里,有许多私密的小角落,似乎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看书的小天地。磊落的本次单向空间分享会,就位于单向空间一进门的右手最大的公共空间内,除了巨大的宣传版和正式的座位以外,周围还有一圈长条的小沙发,供来往行人驻足使用。下午两点半过后,分享会便在欢声笑语中开始了,虽然一开始乐乐手里的话筒信号接收出现了一些问题,让乐乐的开场白就重复念了三次,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现场的亲密气氛,反而让大家觉得跟磊落两人更近了些。

王磊讲故事的方式,就像一杯热热的枸杞莲子茶一样,温润中带着一丝苦涩。“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原生家庭,有的能回去,有的就像我一样,想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再也回不去了。” 他说话的间隙很长,跟大家分享自己过往与父亲决裂的场景时,王磊的眼神似乎穿透了阿那亚明媚的午后阳光,又看到了那个厂矿小镇灰扑扑的街面。当他用并不专业的嗓音为大家唱完一首不插电版本的《厂矿子弟》后,场内已经人满为患,门口的人都掂起了脚尖,一度挤得连书店都进不去人了。

当《遗失的合影》中柔美的小号扬起了那给天国亲人写的旋律,场内静的只能听到偶尔抽泣的声音;当《山哈古调》中那不为人知的畲族语言唱起两千年前的“高皇调”,和那陌生的斯瓦希里语歌颂着大地上的美好时,我们能体会到电流般的快感扫过我们的肌肤,触碰我们神经最深处的快乐。音乐是一种不需要翻译的语言,乐乐一直鼓励所有人多听纯音乐,不要被没有歌词的音乐挡在门外。

当分享会接近尾声时,大家都非常踊跃地参与了提问的环节。我们非常乐于看到非音乐专业的人士在分享会后对我们的内容进行剖析和理解,有人问起建筑和音乐之间的跨界可能性,还有人希望了解如何作为一名音乐小白来入门听古典音乐。更有趣的是,一位从未学习过音乐的朋友,和现场来自中国好声音的著名选手褚乔,都提出了同一个尖锐的问题,即“流行音乐”和“小众音乐”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看待“流行音乐”这样的作品模式。阿那亚的一些常住居民经常参加单向空间举办的各类活动,他们也感慨道,这是一场让人感到温暖和力量的分享会。

感谢阿那亚生活节的支持,感谢单向空间现场工作人员的辛苦对接工作,感谢阿那亚DDC69先生牵线。感谢特邀音乐人、调音师、打击乐手罗彬,小号手王宇智以及被乐乐即兴拎上台的歌手者来女的合作,你们让磊落的“相约幸福之地”分享会阿那亚单向空间站圆满成功。我们希望更多人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了解磊落的音乐,更重要的是,了解“听音乐”这件简单快乐的事情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