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0日2020深圳湾艺穗节】“幸福之地”专场音乐会——艺穗X磊落专访

 
【点击图片,获得更多信息】

音乐一直都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磊落”是一个致力于发展跨界音乐项目的二人组合,由前鲍家街43号乐队贝斯手王磊与建筑设计师、键盘手乐乐组成。迄今共发⾏五张专辑,风格跨度从世界音乐、电子音乐到氛围音乐,不同时期的风格各有不同,真诚、温暖且有力量。
音乐的本质不是只听旋律或歌词,它无所谓听不听得懂,而是应该给大家一种感受。让你遐想,让你感触,这就是音乐的意义。今年我们邀请到磊落组合,他们将带来最新发布的专辑《厂矿子弟》,于11月20日在深圳湾艺穗节完整演绎专场音乐会,邀请大家共赴“幸福之地”。

父与子之间的故事
F:最近发行的新专辑《厂矿子弟》,创作灵感来源于什么?
L:《厂矿子弟》的灵感实际上是一个长期沉淀积累的过程。五六年前,一次我跟岳父交谈时说起了关于我离开家乡前往北京的经历时。在交谈过程中,岳父感慨了一句:“其实当时的那些出走,只是为了寻找一个与父辈不一样的活法罢了。”我就是因为这一句话,重新开始思考当年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跟我的家庭产生了这么大的矛盾,铁了心的要离开这样平稳的生活?
说到《厂矿子弟》的名称,的确是一个充满时代化标签的名字。我的家乡是博山,那是一个以厂矿企业为中心运转的重工业小镇,一切的建设和发展都会和巨型产业所挂钩。我家所在的博山电机厂给我们分发了住房,我的父亲作为第一批招工进入厂矿的职员,稳固了自己的工位,而我和我的哥哥便自然成了“厂矿子弟”。我跟我的岳父,都是一个少年的身份,做出了一个执意撤离平稳生活的决定,虽然一个北漂一个南下,但实质上都是在尝试挣脱原生态家庭中的父子纽带。
整张专辑的创作都围绕着父与子之间的冲突、矛盾、分离以及最后审视自我的和解中展开。我们都曾是某人的孩子,我们也可能会成为某个孩子的父亲,这种雄性之间的撕裂、碰撞、逃离和成长,其实像轮回一样,我们注定不能理智地在年轻时尝试去理解那些善意或鲁莽的规劝,而我们也需要巨大的勇气在多年之后回望那些蠢事,并尝试找到一个和解的方式。

共同在场的情感碰撞
F:你们觉得现场演出和录音室作品相比,哪个能把音乐情感传递的更好呢?
L:录音室作品是用来聆听的。录音室音乐作品体现的,是在“完美状态”下的音乐作品呈现,其中结合了大量现场排练结果、剪辑、沟通、对设备的选择和运用,以及科技本身发展对作品的润色和呈现等等。聆听录音室版本,我们可以将自己的空间和情感暂时放下,闭上眼睛,体验音乐本身带给听众的纯粹听感。可以说是一种调动抽象思维想象能力的情感传递方式。
现场演出,或现场演出版本的作品,是用来体验和回忆的。在现场演出的时候,作为台上的音乐人更多的是那一瞬间情感的表达,包括跟同台乐手之间的交流碰撞所作出的即时决定,在传达音乐作品的方式上,在现场我们不可避免会加上表情、肢体语言、配合灯光以及配合现场的舞美氛围等视觉上的因素,来形成一个视听双面的整体表达。
作为听众来说,听现场所体验到的“音乐情感”,更多的是现场肢体语言、视觉感受、心理状态和当下那一瞬间的生活背景所结合产生的一种共情。纯粹的音乐情感本身,在那个空间环境中只是作为“打包”的其中一项细则罢了。

《幸福之地》是磊落组合第五张最新全长录音室专辑《厂矿子弟》中的一首重要乐曲,在王磊的家乡——博山,这一以厂矿企业为中心运转的小镇为背景。
在这张专辑中,王磊护佑着心中那一块充满过往的真空地带,讲述了关于原生家庭,父子纽带,离家北漂的故事,聚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厂区大院年轻人与父辈之间的世界观碰撞,并最终和解释然的心路历程。它呈现了一个时代工人阶级家庭父子关系的缩影,渗透着一名来自工人家庭的音乐人对于父子关系和原生家庭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