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2日1200bookshop分享会回顾】相约幸福之地2020封箱会,为一座城市点燃一盏不熄灭的灯

 
【点击图片,获得更多信息】

2019年,磊落在1200bookshop的正佳店举办了一次关于《不存在的回忆》的分享会。那是我们第一次与联系人沙皮狗相识,于是我们也邀请了他来参加磊落的现场音乐会。当我们的前序影片刚刚开始,沙皮狗就激动地给乐乐发了一条微信说,我听到了戈达尔的声音,我原来的研究方向就是戈达尔。

就这样磊落与1200bookshop定下了共同频段的约定,新专辑《厂矿子弟》发行后,我们也在巡演结束时立刻联系了沙皮狗,短短三十秒内就敲定了在体育东总店的2020年分享会计划。“终于等到你们啦。”他在回复中感慨道,这也让我们的心中暖洋洋的。

12月12日广州城内拥堵不已,磊落一行紧赶慢赶总算是在六点到达了书店现场。楼下小小的门脸霓虹闪烁,地毯上写着“自由”二字,二楼临街的窗户上每一扇窗户都贴着一个大字,连起来是“世界人民大团结”。沿着狭窄的楼梯往上走,右边坐满了读书的人,只能听见楼上若有若无的音乐以及呼吸声,经过楼下吧台玻璃门的时候,一个大电视屏幕放映着欧美最新MV,充满肉感的男女在隔音门后晃动着身躯。作为一个文艺青年聚集地和著名网红打卡点,这里的氛围是严肃而矛盾的。一切的标语和摆设都能让你有拍摄的欲望,但身边的人群认真读书的景儿却在告诉你这样的行为是多么肤浅。就在这样的景观陈列中,我们布置好舞台现场,开始了2020年的封箱座谈——相约“幸福之地”。

分享会尚未开始,书店内已经人满为患,连空出一张椅子都要辗转腾挪,把盆栽都移动到走廊处才算是将人群都安顿好。乐乐见有好些观众都还站在主观影空间后面,建议他们找个地方随便坐下,不然一个半小时站着也挺累的。书店方面马上拿出来一大摞黑色的圆筒,把它们安插在椅子和桌子的缝隙间,让大家尽可能多的就坐。

搭配店内的环境,《厂矿子弟》这张复古味儿十足的回忆性专辑,在1200bookshop可以说是完美融入了。二战后期苏联风格的礼堂,石材砌面的老房子,还有王磊青年时期穿着的花毛衣、长卷头发……这些画面都通过王磊的讲述一幅幅呈现在大家面前。“我们只是在寻找与父辈不一样的活法。”王磊最终仍是以这个主题结束了他的成长故事,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是一年……”,亘古不变的冲突却仍然在持续着,我们也仍将成为那个固执的父辈,或是那个执拗的少年。

其后,关于《遗失的合影》和《不存在的回忆》,乐乐着重回顾了那值得我们每天敲响警钟的生活方式:如何避免让碎片化信息垄断我们的生活,并回归那些具有温度的切实家庭关系?在拥挤的书架和人群中,小号手王宇智的旋律如清风一般穿透了空间,虽然因为时间关系都只是演奏了片段,这短短的几分钟足以让人回味良久。

我们在讲述的过程中,都会注意台下观众的反应,根据大家的情绪来决定每一个主题和故事的长短和内容的讲述方式。虽然现在疫情期间大多数观众都戴着口罩,但我们能感受到大家眼神中的专注,甚至可以感受到那隐藏在口罩后的笑意。整个分享会的过程都让人放松、舒适,1200bookshop的工作人员也非常高效地配合着我们的工作,可以说是为2020年磊落的“幸福之地“分享会系列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点。

现场提问环节时,有朋友问王磊如何将这样的音乐热忱坚持到现在,也有朋友问乐乐如何平衡如此大量的工作内容和家庭生活,还有朋友想知道磊落夫妻间是怎样调和得如此协调而不吵架的。其实对于这些问题,都只是一个很简单的答案——因为爱。可能这看上去有些俗气,但的确是因为爱到了极致,才会忽略那些似乎会产生矛盾的粗粝边角,让生活和工作都圆润了。

“您刚才提到,王磊没有微博没有视频账号,不会用美团也不会网购,那王磊会不会觉得跟社会脱节了呢?” 小姐姐问。
乐乐:“王磊从14岁留长发打耳洞开始,就已经和这个社会脱节了。直到现在,他就没有回来过。”
王磊:“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只要我觉得舒服就可以了。”


在一辈子里能一直做让自己舒服的事情,也是得来不易的幸福。

感谢1200bookshop,感谢所有2020年支持磊落的朋友们,也感谢所有来参加过磊落分享会的朋友们。我们2021年会继续这样的分享会模式,希望更多的人能来现场,来积累那些可以被触摸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