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9日磊落2020封箱演出回顾】“海上世界文化听音乐”压轴大戏!

 
【点击图片,获得更多信息】

深圳的冬天在一夜之间到来了,温度直降到了南方人可以穿貂挂毛的程度。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在大海的加持下,风吹浪涌欢快无比地提醒着大家关于黄色冷空气预警的消息。磊落在这个稍微有点儿冬日气息的周六下午,在蛇口民众的热情支持下,圆满完成了“海上世界听音乐”的压轴大戏,这也是磊落2020年的封箱演出,在家门口为听众们献上一场免费的公益音乐会,为磊落组合2020年的工作圆满画上了句点。

上一次演出时,我们还清楚地记得“社交场”雕塑前炽热的阳光,为了让设备保持凉爽我们还借用了两个大棚子,阳光一边移动,我们一边移动棚子,直到最后演出前文化艺术中心的阴凉降落在草坪上,我们得以把棚子撤走,让观众在漂亮的雕塑前欣赏我们的演出。这次正好相反,阳光一直没有露面,倒是风越来越大,把谱架和镲片架子都吹跑了。我们借用了好几个沙袋,还把椅子粘在了地面平板上,一切都以安全第一。

调音的时候,我们已经被现场轻松快乐的氛围影响了。王磊一如既往霸占了鼓手的位置,罗彬也就不失时机地拿起了贝斯跟王磊一起现场玩儿了一会儿雷鬼和funk小曲儿。调音的时候围观的人群已经越来越多,大家都饶有兴味驻足留影,可能完全想不到等一下磊落要表演的音乐风格是什么样子的。(要不是调音师适时阻止,他们两个可能要考虑发展一个什么别的新组合了……)

本次演出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足以让观众欣赏到十几首不同风格的乐曲了。乐乐现场跟观众侃侃而谈,同时还调侃着说自己顺便需要带货,小号手王宇直也不失时机地冲到台前,敬业地展示着自己身上“厂矿子弟”的复古外套,一举一动好像是训练过的模特一般,引得台下的人群哄堂大笑。不过效果还真的不错,音乐会结束后有人来找乐乐买衣服了!

王磊和乐乐在本次演出中都穿上了复古机车外套(因为冷),在唱《厂矿子弟》的时候,王磊可能因为过于专心弹吉他而忘了一句歌词,他腼腆地望向了乐乐,希望得到一些提示,而乐乐这时候正好的忘情地弹其中一段口琴音色的键盘独奏,愣是没有及时回应王磊求助的目光。当然,最后还是天衣无缝地用大家喜闻乐见的“一天有一天,一年又是一年”的副歌,充满感情地结束了这首乐曲。台下坐着的有许多都是异乡的来客,深圳也是一个充满着年轻人梦想的奋斗之地,《厂矿子弟》中关于出走和寻觅的语境,在人群中获得了极大的共鸣。

作为压轴的经典曲目,《秋》带给了大家难忘的回忆。唢呐演奏家魏笛笛平日里都在后台候场,这次是户外演出,她从一开始就隐藏在观众群里,偷偷看完了整场音乐会。最后在终曲的唢呐乐段前,她一米八的身材从观众群里巍然而起,握着唢呐大步走向舞台的潇洒劲儿,获得了现场百分之一百的注目礼。在渐暗的夕阳和层叠的云层下,唢呐声陡然划破天际,伴随着全体乐队尽情释放的乐音,音乐会华丽落下帷幕。


然后完全没有人离开。

乐乐试探着问了几句,你们难道不冷吗?你们不饿吗?是不是要去吃饭了?

热情的观众屁股都粘在地上一般没有人动。周围站着的人群也都喊着安可。王磊环顾四周后,决定给大家再送上一首磊落作品中工业性质最强的躁动乐曲:《与父辈不一样的活法》。撕扯中的吉他独奏,如暴风骤雨一般的钢琴段落,加上固执而沉稳的贝斯和鼓点,观众似乎感觉不到愈发下降的温度,场上热情高涨,不少人都站起来挤到了前排。一曲终了,大家还意犹未尽,可惜时间实在不允许,磊落组合的音乐会这才正式结束。

2020年是跌宕而充实的一年,在这个时期能举办一个为期十个礼拜的“海上世界听音乐”活动,实属不易。我们很荣幸能作为压轴乐队,为这样的社区公益活动画上圆满的句号,同样我们也非常自豪,能以这样的公益演出形式结束2020年的工作。感谢南山区宣传部、南山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的大力支持,感谢招商蛇口演艺互联的所有辛苦劳作的朋友。磊落团队的朋友们,你们辛苦了,明年我们继续为大家献上更炸的现场!

2021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