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09月29日】磊落x骅梓x颜磊,“幸福之地”项目的源起与首发回顾

 
【点击图片,获得更多信息】

2020年7月,我们将即将发行的《厂矿子弟》的四首小样发给了王磊的良师益友骅梓。骅梓是1970年以来大陆流行音乐和艺术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他从组建乐队到独立发展,始终贯彻着自己奇怪而弥新的风格,王磊在青少年时期作为贝斯手录制的第一张正式专辑,就是与骅梓合作的。

几日后,我们收到了他的微信回复,好几条信息叮叮咚咚连续落地:

“扑面而来的是那一份鲜明的哲理意向,那么鲜明而告知的自信……”
“这是在引路,是在铺设!善意而坚决地撕扯你已麻木的观念,清理聆听者堆积的视听垃圾……”
“聆听的过程,不断地折磨我互动的冲动,这是一封久未收到的信件,一个隔空的声音讯号!”

王磊看着这些消息,惊讶之余又面带笑意,他说,骅梓要唱了。

果不其然,过了不到十天,骅梓直接连词带唱地发了一版小样过来。那天早上我带着孩子,一早上没有看手机,王磊先自己听了一遍,然后叫我一定找时间好好听听。“骅梓唱了《幸福之地》。”王磊的言语里多少有着一些我很少听到的兴奋之意,“他唱的很对。”

“对”这个字,要用在《幸福之地》这首乐曲中,其实我是表示疑问的。这首乐曲可能是《厂矿子弟》专辑中,艺术流行风格最浓厚的一首,也是编曲复杂度最高的一首乐曲了。其中有许多细微的小变化,包括贝斯的十几句小过门都是从40多中选择里精雕细琢,分别放置在王磊特别要求的位置。小号来自文智涌,他用了五轨特别编配的不同乐句综合成现在的丰满氛围感。更别说其中的打击乐、钢琴、竹笛、合成器……所以听到骅梓唱了《幸福之地》,我真的从心里觉得打鼓,我觉得没有人能唱进去一个合适的旋律了。

“放心吧乐乐,”王磊似乎看穿了我的担忧,“要说是谁能唱这首曲子的,可能就只有骅梓了。”

那种浓烈而带有悲剧轮回色彩的呈现,
和彩轮作品出现了一种偶合。
—— 颜磊,艺术家

事实证明,骅梓不但唱得“对”,他还看穿了《幸福之地》想要表达的那不怎么幸福的“暗面”。于是,他联合了自己的好友,当代艺术家颜磊,以他著名的《彩轮》系列作品的其中一轮为合作契机,邀请我们共同完成了这个带有三方联名性质的艺术项目。在上海的阅外滩,我们见面一聊就觉得特别投机,于是《幸福之地》艺术项目就应运而生了。

作为一次当代艺术和跨界音乐之间的融合呈现,磊落以充满叙事感的音乐作品《幸福之地》为契机,骅梓以歌唱家生活视角的凝练出弥新而具备鲜明自我风格的吟唱。而在此抽象作品的基础上,颜磊则充分利用了自己的现成品艺术的概念内核,把曾经的手绘画作《彩轮》的其中一环进行了双重介质的复制。

谁也没有想到,由于疫情、限电、芯片缺乏、货运断档等各种原因,这个项目的黑胶唱片一直推迟延误到了2021年的四月份才制作完成。我们的合作包装设计方甲古文创意,也是努力遵从颜磊“现成品重制”的概念,仔细研究其每一个环状颜色的丙烯色,并根据颜磊的要求尝试了各种银圈压印、拼贴和丝网印的方法。又过了好几个月,在深圳文博会开幕期间,我们的作品《幸福之地》终于以完整的面貌,亮相深圳侨城坊巢·艺术中心。

“幸福之地”的首发现场也是整个《彩轮嘉年华》的开幕特别“彩轮之夜”的重磅活动。巢·艺术中心被分成了几个色彩分明的区域,进门就能看见一幅巨大的彩轮编织挂毯,伴随着克莱因蓝和火烈鸟粉的鲜明展区,整个艺术中心就像霓虹映照下的狂欢节一样。

在幸福之地首发的跨界座谈会上,除了发起人骅梓之外,我们还邀请了深知磊落作品发展轨迹的中国第一代电台DJ张有待以及先锋女作家黄雯。在座谈会刚开始,有待便从自己的DJ角度出发,从安迪沃霍尔和地下丝绒之间的合作为契机开始,深入探讨了当代艺术和独立音乐之间持续而密不可分的关系。然后,借由他与坂本龙一教授之间的紧密联系,有待又讲了关于《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这首脍炙人口的乐曲背后,坂本龙一是如何与大卫西尔维恩之间产生了惊喜的合作火花的。

“在西尔维恩创作的时候,他借鉴了日本文学作品《禁色》的理念,将完全不同的旋律纳入到坂本龙一已经具备鲜明特色的原曲中去了。这种碰撞和再创作的惊喜,也是我在这次《幸福之地》概念中所看到的。”有待在说到这次艺术合作项目时提到,“而这一次的合作,更是加入了当代艺术的视觉作品再创作的过程,属实为一次打开新鲜碰撞可能性的跨界行为。”

王磊对此表示认同,同时他也发表了自己对于“跨界”的观点。“我觉得跨界是一个不确定的过程,这种未知和不确定性正是创作的魅力所在。如果一切皆有定式,那还谈什么跨界呢?”他笑道。黄雯也表示,作为文学创作者,非常希望可以在未来有更多的合作可能。

骅梓以疫情期间在上海生活的感悟为背景,说起《幸福之地》的创作缘由,实为自己内心深处触碰不到的那一块饱受感觉欺骗的私密领地。“其实,我这一段词原本叫做《上海上》,里面提到的弄堂、瑞金、珠塔……都是我在平时生活中接触到的地方。没成想乐乐原本就是上海人,她对这段词的感觉跟我如此相近。所以整个项目在合作的过程中,可以说是毫无障碍,特别契合的一次。”

最后,在深圳灯火璀璨的背景下,骅梓作为当晚的特别嘉宾,与磊落组合音乐人们一起演绎了多首乐曲。同台音乐人包括Timing Music Studio 主理人,鼓手罗彬;认真音乐工作室主理人,吉他手徐建以及深圳“音谋诡计”爵士大乐团团长,小号手王宇智。

在暴烈怪诞而充满矛盾的《父辈》之后,骅梓那特殊的声线唱起了《幸福之地》,这也是二十年来,骅梓首次与王磊同台演绎合作乐曲。

“那吟唱,依稀飘荡瑞金弄堂,
彼此再一次声色,
再续欢乐,现一丝坚强。

起无常,注定泣悲凉,百年续一场泪。
千万次过往,相智愚我和你喜悲。
弥漫荒唐,承诺化作欲望。

世纪这部洪荒喜悲……”

一次成功的展览发布会和演出活动,离不开辛苦的策展团队和工作人员。在此磊落团队特别感谢侨城坊全体工作人员、KennaXu画廊全体成员以及现场音响舞美工程师张鸿艺团队。感谢参与展览、布展以及相应其他琐碎宣发工作的所有成员,你们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