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磊落”,感谢磊兄,2022年的专辑《当我们第一次仰望星空》,让我也重新回到六岁的自己,以懵懂的状态,将自己的眼神与感知,交给那片神秘又未知的星空。

有人觉得“磊落”的音乐是很好的BGM,音乐有各种的听法和感受方式,这样的理解倒也不失为一种聆听的方式。但在我看来,“磊落”的音乐,更像是当代的艺术音乐,作为一个既固定又开放的Project,他们的音乐基于技术又放生给想象力和创造力,于是有了这些“毫无意义的诗篇和乐句”。

艺术,本身就是毫无意义又具有无限意义的东西,创作者把情绪、意念凝固在空间里,然后就是在这个空间里,有缘无缘的人各自相逢,这些相逢,可能也就是仰望星空的意义。

和《不存在的回忆》和《厂矿子弟》一样,《当我们第一次仰望星空》同样以家庭成员作为切入点,只是这次是将视角放在了六岁孩童上。

音乐上,《当我们第一次仰望星空》在抽象的表象之下,同样有着属于“磊落”自己的音乐内核。我很喜欢“磊落”那种极简的动机,比如《最近的距离》吉他与钢琴简洁的和弦循环,《当我们第一次仰望星空》以爵士钢琴和弦作为主线,《我们必须等待》用无品贝斯和小打构成的Groove,都是脉络清晰又清澈干净,密度不高但却又有着留白效果。这种极简的Groove和动机,或者就是六岁孩童清澈的眼神,在世界源头纯净并纯粹着。

而在“磊落”一直比较擅长营造的Trip-Hop语境里,如《Endless Whys》和《我们必须等待》,虽然他们也有深邃和阴暗的氛围,但像在《我们必须等待》里,却始终可以听到明亮听到光,听着幽暗之中的那些希望。一方面是走出了Trip-Hop纯技术模式化的套路,另一方面也让音乐充满了无限可能性和想象力。

不得不说,《我们必须等待》和《我爱你无数个宇宙》里文智涌的小号,真是神来之笔,一笔又一笔,那是有故事的小号,像倾诉也像是诗句,抽象又给人无数遐想。

《当我们第一次仰望星空》里龙隆的电吉他,也在提醒着王磊音乐的某种起源,更有意思的是在《20 Questions》里贝司的Riff里,我还听到了当年《没有人要我》那条经典Bass-Line的某种关联。只是如今更为平整的贝司,再不是当年那种大动态的炫丽,却在一种更为从容的表达中,呈现那些关于生死、悲伤,何去何从的问题,和命题。

值得一提的是,《20 Questions》也是专辑另一首《Endless Whys》的镜像,而在表达上则通过赵宇和阿尔达克两位歌手的人声互动,来代入作品中的母子对话。叙述方式的不同,编曲的不同,也让《20 Questions》和《Endless Whys》在相同的命题下,呈现了完全不同的音乐可能性和思辩可能性。

这次赵宇在《Brave New World》和《Endless Whys》等作品里的人声,也很精彩。《Brave New World》里的她,有另类女声和Dream Pop的气质,但更为饱满的中音,却又避免了那种假声嗓套路化的虚无飘渺和空幻。更何况,《Brave New World》的主题表达,也确实需要这样一种既优美又结实的女声。

《Brave New World》也是一首和现实的我们,都有关系的歌曲。

《太阳风暴》更像是“磊落”早期《6600万年以前》的作品,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般的氛围感,倒是很好地呼应了专辑的封面(封面用图来自USGS Earth Explorer美国地质调查局Landsat卫星视图)。

除了音乐本身,这张专辑在录音和混音方面的细节处理,也是细腻又通透。不是那种国际化的技术体感,整体的录音和混音设计,既有音频技术的一面,同时也更像是参与了创作,从而让创作以听感的方式,延伸到后期制作层面。赞!

整张专辑时长56分11秒,需要耗时一小时,建议不切歌,从头至尾聆听,一眼不眨的仰望星空,这时间,花得值。

当然,同样建议用实体唱片聆听,不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