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图片,获取更多信息】

点击前往b站观看磊落珠海站“有你真好”音乐季现场混剪

珠海“有你真好”音乐季正式演出的前一天,磊落音乐小组大部队就出发了。让人担忧的是,珠海和深圳这几天都预报了强对流极端天气预警,我们从深圳蛇口码头出发的那一刻,看到海岸线亮亮的,但是越往山脉的内陆位置云雾就越暗淡,空气湿度高得吓人,好像可以凭空拧出水来。一路上的浪也比平日里大得多,小轮渡坐出了快艇的感觉。

为了让第二天一早的调音更有效率,磊落团队的灯光师和音响师下了船稍事休息便前往现场做准备工作,舞台宽大而安静,就像一个即将苏醒的巨兽,当我在夜晚空无一人的观众席望向它时,我总是觉得能感受到舞台沉重的呼吸。它就像是一个人工搭建的梦。

调试完所有的通道,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这一整天,所有到达广东的航班都在大面积延误,我们的视频工程师在十一点多有惊无险将将落地,但实在无法赶到现场只能第二天一早再来,而磊落的人声赵宇的航班更是从晚上七点一直处于无消息状态。等了又等,最后竟然在十二点半获得了起飞的信息。凌晨三点半,赵宇终于顺利到达了珠海,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磊落的调音时间是演出当天的第一个,从七点半就准时开始了。早上六点半我们就醒来,看着窗外还是阴沉沉的。从酒店前往场地的路上,似乎还看到一丝阳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下午两三点钟带着雷声的雨就开始下了起来。一会儿功夫窗外暴雨如注,又过了十几分钟雨势见小,就这样一阵一阵,一直持续到了下午四点。当全体人员到达休息帐篷时,却没有听见演出的声音。我们心里咯噔一下,试探性地问了问出了什么状况。

活动负责人忧心忡忡告诉我们,因为三点半时气象局挂出了黄色暴雨预警,场地不能通电,需要看气象局和现场的安全情况另行通知开始时间。乐队全员和场内的观众一样,焦虑而不安地等待着,一个小时后,我们觉得似乎已经没有希望了,而这时一位工作人员兴奋地告知我们,说演出可以在六点照常进行。

那个瞬间大家的眼睛里都放出了光,候场帐篷内的气氛顿时从焦灼变为了热烈,鼓手罗彬开始用哑鼓垫儿热身,键盘手乐乐、吉他手徐健和贝斯手王磊瞬间拿起琴开始“爬格子”(预热手指机能),两位管乐手小智和笛笛则照例认真调整着自己的乐器音高。赵宇和勒宁两位歌手则开始各自预热嗓音,主办方也及时将热乎乎的饭菜送进了帐篷里。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忐忑,明显大家都攒着一股劲儿,想要好好演一场。

天上又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轮到磊落上场了。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接通了舞台上的线路,看着地上绵延交错的乐器和设备连接线一条条连接时,我知道这只舞台巨兽即将苏醒,我们将给它注入狂热的血液,我们将让它咆哮,眨眼,飞舞。它的能量将吞噬所有人的神经,然后深深印刻在他们的脑海里。

舞台上只要音乐一起,我们会进入一种很奇妙的状态。一方面我们的耳机里准确而严格地播放着节奏点和提示语音,另一方面我们被庞大的声浪和人群的欢呼包裹。血红的灯光、暗蓝的灯光、巨幅的屏幕、台下被大雨浇透的人群在挥舞着他们的双臂……我们的视觉被这些蒙太奇一般的画面切割,在近乎疯狂的音乐节舞台上,我们的任务是最大限度体现我们的现场音乐,但同时也需要与冲击着我们头脑的肾上腺素搏斗。这是一种美妙而让人上瘾的体验,这就是现场的双向魅力。


一些混乱的小花絮:
· 中间雨实在是太大了,前面站着的人背着自己的乐器都在往舞台里面躲,乐乐的键盘动不了,只能用一个塑料布盖着补救一下。键盘上全部都是水,实在是太滑了没有办法弹,乐乐就在演奏中问舞台工作人员借了一块布,趁着《动力科》这首以无调性音效键盘音色为主的乐曲,调了一个工厂噪音的音效,用布来来回回把键盘整个擦了一遍,效果还挺好。

· 歌曲《20 Question》时,赵宇刚刚向观众介绍完吉他手徐健,他的耳机里所有信号都突然断了。于是徐健在没有任何返听的状态下,“盲弹”了接下来的一大段SOLO,效果还挺好。

· 贝斯手王磊刚刚十二指肠穿孔住院十天痊愈,肚子上还有一个开放性引流管伤口盖着纱布没有完全愈合,由于舞台实在太让人激动了,在演奏中不由自主地双脚起跳了两次,然后看到了全乐队人惊恐的眼神,再也不敢跳了。回到后台被大家一顿关(臭)心(骂),但是效果还挺好就放过他了。

· 工程师团队包括灯光师、VJ和音响工程三位,都超级努力工作完全没有拍自己的照片。但是他们的努力值得被大家看见,所以我把他们的工作本体放上来就算是他们的工作照了!效果有亿点好!!!

磊落 · 珠海“有你真好”团队
贝斯:王磊 | 吉他:徐健
键盘:乐乐 | 鼓:罗彬
小号:王宇智 | 唢呐:魏金笛
人声:赵宇、勒宁
音响工程师:刘松宇
灯光:敏婕 | VJ:王亚非
视觉制作:既视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