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图片,获取更多信息】

【媒体纪实】光阴的故事 | 蛇口,音乐小组“磊落”的爱乐之城


每一座城市,都有它独特的风情;每一座城市,都有让人难以忘怀的事。城市在岁月的洗礼下,承载起无数人的乡音,延续着无限可能。我们站在高处眺望城市的发展,我们同样关注城市中形形色色的人。讲好城市故事,一起见证城市的更新、发展、繁荣。

工业区里的琴音

那是198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遍神州大地,尚年幼的乐乐跟随父母,踏上了蛇口这片“梦开始的地方”。

和大部分刚来蛇口的“新血液”一样,一家三口住在集体宿舍的狭窄房间内。“一家人整整齐齐,即使是吃泡面,也觉得温馨。”乐乐回忆道。

作为一个地道的“蛇二代”,童年时期,乐乐一直在蛇口工业区生活。在她的回忆里,蛇口有着恬静和单纯的环境。

“我的大部分娱乐和散步活动,就是从招商大厦对面的上海轻工业品总汇,走到新街的新华书店兜一圈,然后再绕到老街路口,走过水湾头后面的华洋酒楼,绕过育才一小的红绿灯,继续绕回到招北大草坪和彬彬酒家(现在的水煮鱼乡)后回家。”

乐乐自三岁起开始学习钢琴,虽然生活条件、休闲方式有限,为了不中断女儿的音乐之路,父母还是第一时间为乐乐置办了一台立式钢琴。

室外,是工业区各种机器的轰鸣声;室内,则是重复的琴声。在幼小的乐乐心里,在蛇口学习音乐似乎是一件与艺术关联不大的事情。

“那时候太小了,只觉得练琴枯燥,练完了可以赶紧到旁边的小卖店买一根冰棍吃,或者是练得好了,会破格允许吃当时特别贵的金沙朱古力。”

但这里的朝气和路人脸上洋溢的激情,让她多多少少对未来充满着幻想。

不一样的人生活法

“蛇口的环境是开放式的,生活很轻松,没有什么特别的压力。”

良好的环境和氛围,培育出了优秀的“蛇二代”女儿。成年后,乐乐前往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建筑设计系学习,蛇口的音乐之路始终是她童年最深刻的记忆。

2011年,乐乐在深圳的一场音乐节上结识了音乐人王磊,王磊曾任苍蝇乐队、鲍家街四十三号乐队等中国著名摇滚乐队贝斯手。

在交流音乐的过程中,他们被对方深深吸引,并决定共同创造新的音乐世界。于是便有了艺术流行音乐小组:磊落。

从此,磊落便以饱满的音乐灵魂在创作路上自由驰骋,一路上不断挖掘自我与合作者的潜力,与不同的听众产生碰撞和共鸣。

在乐乐的内心和创作中,始终有一股灵气,得益于早年生长于蛇口的纯粹、恬静与对生活本真的思考。多年来她一直潜心研究音乐,系统性地接触各类音乐类型,与王磊共同创作。

磊落的音乐取材于生活之中的点滴细节,他们善于使用从大自然取得的音乐素材,营造真实、自然的氛围,充满了对于自然最质朴的热爱和对生命本真的深刻思考。

2014年,磊落前往非洲,想要“寻找音乐的起源”。他们来到米库米草原,在触手可及的星空下,渐渐听到了生命的节奏——动物在不远处鸣叫,风声呼啸折断枯枝,巨大的足迹落在干裂的土地上……这些嘈杂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却让他们感到无比的宁静。

带着这份源自大自然的震撼,世界融合音乐专辑《大地上的美好》诞生了,该专辑荣获2018年深圳最佳原创歌曲奖及最佳作曲奖。

随后,他们走过全国16座城市,从文化艺术空间到书店、独立唱片店,展开300多场线下分享,输出他们的人生积淀、生活状态、心路历程、音乐创作。

“磊落”夫妇的爱乐之城

经历了人生的灿烂波澜后,2018年5月,乐乐和爱人决定回到蛇口生活。

“蛇口的生活节奏比较适合我们的个性,有了孩子以后觉得临海的蛇口空气会好一些。”

2018年3月,夫妇二人把家中4平方米的卧室改成了工作室。9月,他们的小工作室出现在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时间的风景——蛇口四十年瞬间》中,题为“4平方米的欢乐”。

画面中,乐乐和先生正在创作,他们一岁的儿子不时玩弄琴键。尽管只有4平方米,却装满了蛇口一家人的欢乐和梦想。如今,乐乐经常陪七岁的儿子一起练钢琴、弹吉他,教孩子唱歌,分享音乐的美妙。当听到孩子拉第一个吉他切音、第一次扫弦,“磊落”夫妇非常激动,音乐的梦想也在爱中传承和延续。

2019年10月,他们租下了蛇口沿山路的一处空间,他们的音乐梦想、对音乐的理解也随着工作室的成长而不断丰满。

在蛇口,磊落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工作室里创作。磊落至今创作了6张实体专辑,音乐创作灵感都来源于日常生活所感、所想、所思。有时候,是小孩的一声啼哭,山野的一阵风,又或是某个梦境……

乐乐认为:灵感的来源,只有保持对生活的热爱与对音乐的敏感,才能抓住它。

生活的灵感,构成了他们作品的叙事框架。《不存在的回忆》《当我们第一次仰望星空》等专辑也都深受大众喜爱。他们的听众说:“磊落的音乐,宁静超然又能接纳大地之气,让喧嚣都市里的人们在获得治愈之余,还能升华生活之美。”

对于磊落来说,他们想要的世界就是在蛇口坚守有趣有续的创作。

此心安处是吾乡

目前,磊落夫妇居住在蛇口海上世界片区。随着时光的变迁,这里已经蜕变成为了滨海艺术场。

海上世界在乐乐的童年印象里,曾有许多灯红酒绿的舞厅,“后来,片区慢慢变成了一个大家喜欢吃饭购物的地方,完全改变了海上世界原有的样子。”

小型局促的商铺变成了适合户外交互感觉的帐篷摊位,也有了很多适合亲子活动的游戏互动小店。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建立后,商圈的性质也缓慢转型为一个包容性极强的公共艺术空间。

越来越多的市民在变化多端的艺术空间中穿越踱行,也有许多像磊落夫妇一样的艺术创作者来到蛇口,来到海上世界,掀开艺术的帷幕,欣赏、参演一幕幕灵感表演。

乐乐和爱人仍然在蛇口从事原创音乐创作,并经常在蛇口参加文化艺术类的活动。海上世界境山剧场刚刚建造完毕之时,磊落就在剧场做了首次音乐私享会活动,并且在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连续参加了三届“美好生活嘉年华”的公益表演。

此心安处是吾乡,乐乐和爱人用音乐歌颂生命的美好,以人生体验为起点,谱写音乐;她的音乐之路从蛇口出发,经探索、沉淀后终又回归到这片给予她梦想的地方。

“蛇口的改造是城市特别重要的转型,它为所有参与者提供了一种可能性,是很让人感动的场域。”

如今,许许多多老蛇口人和“蛇二代”,仍旧生活在这片迷人的土地上,他们充满新的勇气,充满开朗、豪迈的热情。

蛇口巨变,烟囱倒下,山海之间,新的滨海艺术场浮现,文艺气息随海风蔓延这里的每一处角落。

“我可以说是看着蛇口建造起来,经历了蛇口变化的所有过程。蛇口的环境让人舒适,只要进入了工业八路范围内,四面八方的支线小路,让蛇口的交通有非常顺滑的‘慢速感’。这是我后来在城市规划课程中学习到的‘毛细血管’功能。”

“这些‘毛细血管’的搭建和发展,对蛇口这样一个密度小的社区来说尤其重要。海昌街道和蛇口市场的烟火气息,以及南海意库和育才路周边社区底商的文化氛围,其实是让社区人群停留和聊天的重要城市环境。”

蛇口很小,但依山傍海,开放边界式的公共环境,更好地促进了蛇口人民特有的慵懒型氛围感。工业区厂房都被利用起来,做成了小而精的铺面。

“蛇口的美不需要通过具象的音乐标题作品去传达。我相信听众能感觉到蛇口氛围对我们的深度影响。这是一种带有广阔人文气息的慵懒,在艺术中不失流行,具备广泛的包容心,以及能让你露出微笑的善良。”

和名字一样,和开放的蛇口一样,磊落没有坚硬的结论和唯一的面向,热衷于开放式、无终点的讨论。

唯一可以按图索骥的,是他们对当下的珍惜和热爱,这条线索恰恰隐藏于他们对时间、空间的着迷。